[相關報導] 《香氛》精油入沐浴備品 雲品全台首創

雲朗觀光雜誌 / 程子威撰文

為了讓日月潭雲品酒店給客人獨一無二的回憶,張安平特別請來擁有美國ARC註冊芳療師資格的王貞勻,以純淨天然的高級精油,調製雲品專屬的「品味」。王貞勻表示,「味道跟記憶確實是一種很好的連結,因為鼻子是人體唯一血管暴露在外的器官,所以氣味吸入後會很快進入體內,也會很快傳送入大腦。」


Ease香氛層次豐富 讓雲品更有意思


  在王貞勻眼中,雲品給人的感覺比較沉靜,所以她想要調配出一種讓客人聞了會開心的味道,希望能和雲品沉靜的氛圍達成一種平衡。多方嘗試後,她調配出一款名為「Ease」的柑橘系複方精油,柑橘系精油的特性就是讓人聞了會有快樂的感覺,王貞勻笑說:「只要一聞到柑橘系精油,憂鬱都不見了。」



  這款名為「Ease」的複方精油,是由甜橙、苦橙、薰衣草、檸檬、佛手柑以及天竺葵等六種單方精油組成。王貞勻認為,甜橙、檸檬這些果實,就像是被寵出來的孩子,因為樹木將所有的養分都給了它們,所以充滿了能量、活力,聞到它們立刻就能將憂鬱拋諸腦後;由於甜橙的味道太過甜膩,王貞勻特別再加入苦橙和薰衣草將味道調和,如此一來,既可讓味道更有層次,也讓男生較能接受。


  在沐浴備品中加入「Ease」外,雲品的空氣中也瀰漫著「Ease」的芳香。王貞勻以「Ease」為基調,又把日月潭盛產的野薑花加入其中,與在地元素結合不僅是王貞勻的創意,也是雲品對南投這片土壤的一種承諾與反芻,如張安平所說:「雖然我們用法國名字Fleur de Chine,但雲品採取很多南投當地的元素,像客房的杯子就是水里蛇窯燒出來的,另外,飯店裡90%以上的藝術品,也都來自南投當地的藝術家。」


有機精油學問大 非人工香精可比擬


  儘管不少飯店都會使用香氛來打造空間的氣味,但雲品酒店卻是全台灣第一間、也是目前唯一將精油加入沐浴備品的飯店。王貞勻指出,精油跟香精的療效有很大的不同。舉例來說,如果將精油使用在洗手間,它的功用不是蓋住菌味,而是將菌味中和,長久下來對於人體是非常好的;反觀香精,在製作過程中,多會使用化學添加物及人工方法來強化香味,但聞久了對人體卻反而形成負擔。




  談到自家生產的精油,王貞勻顯得眉飛色舞。她的精油原料來自於法國南部有機公園內的農場,這個農場有三個特點:第一,水質非常好,是歷經幾百年的礦石洗滌淬煉的天然冷泉水,當地人將之稱為聖泉。當地人傳說,患眼疾者只要以該泉水洗過,眼睛馬上就會好。農場無論種植作物或蒸餾精油,用的都是這天然冷泉。第二,農場的植物皆由手工摘取,並以手工萃取出植物油。第三、農場百分之百採用有機天然堆肥。


  精油要做得好,除了產地的天然環境佳、無污染,精油的製作方法與過程專注用心之外,植物本身的品質更是相當重要。王貞勻以薰衣草為例指出,薰衣草要有35%的含酯量才有療效,而要種出這種具療效的薰衣草,至少要海拔900公尺高的土地,符合上述兩項條件才能被稱為True Lavender,也就是最高等級的薰衣草。王貞勻說,她所使用的薰衣草分別是在海拔1,200、1,600及 1,800公尺種出來的True Lavender,含酯量在50%以上,一般在北海道或普羅旺斯看到的薰衣草叫做Lavendin,嚴格來說是混種的薰衣草,品質比True Lavender差一截。


  如同薰衣草有不同的種類,王貞勻解釋,精油也可分為三種不同的tone調。



第一、 高tone調:


常見於高山樹系列,例如雪松和野薑花。它的特性是聞起來偏涼,容易貼近人的內心,除了能讓人精神一振也有激勵人心的效果。這類味道能讓人很快感受到,但相對的給人的刺激也很快會消失。「雲品」空間似有若無的氣味就是屬於高tone調。


第二、 低tone調:


例如檀香和檜木。這類香味比較慢才會讓人感受到,聞到的人也需要一段時間沉思才會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這種味道,相對的也比較會有餘味。它的特性是讓人會想要沉穩、靜謐,因而效用是能夠回歸自我,將人帶到靈的層次。


第三、 中tone調:


例如薰衣草。跟高、低tone調相比起來,它的味道較複雜,但延展性也比較強。


Ease+日月潭雲品酒店=獨一無二的回憶


  王貞勻表示,味道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,即使是同樣的味道,但隨著當下心情的不同,它所帶給每個人內心的感受也不一樣。同樣的,日月潭的山水景色固然很漂亮,但好山好水很多地方都有,看到美景不一定會想起日月潭,但可以肯定的是,曾經到過雲品的客人,只要聞到「Ease」的味道,絕對會想回想起在雲品的記憶,這也正是日月潭雲品酒店最想帶給客人的─獨一無二的回憶。


https://ctlife.tian.yam.com/posts/25144712